匠铸工艺师洪丽伟:90后匠人的“坚守”

图片 | 洪丽伟

第一次见到洪丽伟,是在成都宽窄巷子的“少城记忆”。那天他穿着一件黑色民族风的套装,衣服有些宽大,脚上是一双布鞋,皮肤有些黑,但整个人神情鲜活,说话时是豪爽健谈的模样,浓郁的眉毛时不时挑一下,怎么看也不太像能在桌案前坐上一整天的工艺师。

洪丽伟在工艺师里,算得上一个特别的存在。传统意义上的工艺师,总是沉稳的长者,而洪丽伟却是一名从事这行已有十数年90后。

图片 | 洪丽伟

稚子时期就接触手工艺,少年时至拉萨求学,学成后相遇“匠铸”,在成为大师的这条路上,他谦虚好学、精益求精,成为了顾客们最喜欢的工艺师之一。

“未来”突然具象出了形状

洪丽伟是白族人,生在云南大理的一个小村落。村里人擅做银制品,他时常见人用錾刻刀錾刻花纹,看得多了就越发好奇。突然有一天,才小学六年级的他也想自己试一试,没想到这一试,就喜欢上了。

那是他第一次接触银手工艺。这一次似乎命中注定的敲敲打打,让他走上了手艺人的道路。

为了进一步学这门技艺,2007年,年仅十四岁的洪丽伟孤身前往拉萨拜师。

图片 | 来源网络

少年背负行囊独自外出学艺,是大众眼里有些“江湖气”的故事。在那些意气风发的故事里,主人公总是师兄弟里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。而洪丽伟,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。

因为银的成本过高,拉萨的手工艺极少用到银,一般学徒只能用几分钱一个的易拉罐练习刻花。或许是少年的韧劲被发觉,师傅破例允许洪丽伟用铜来学习这门技艺。

但这不是个梦幻的江湖故事,它逃脱不了现实主义的脉络。在拉萨学习的三年,一米七四的洪丽伟瘦得不到一百斤。洪丽伟形容那段学艺时光:“是想象不到的辛苦”。

每天早晨,他早早地起床,烧水、打扫卫生、给师傅泡茶,之后才能开始学习手工艺。这一学,就要一直持续到第二日凌晨两点,甚至经常会通宵赶制货品。

身体上的苦只是其中一部分,另一部分来自于摸索的过程。师傅不会直接教授,全靠自己观察与琢磨。在不断构建、打破质疑的枯燥中,洪丽伟终于习得了这门技艺。

图片 | 洪丽伟

问起那时年幼,正是满山遍野撒开脚丫子跑的年龄,怎么在桌案前坚持琢磨了3年。他说:“我跑了这么远,从云南到拉萨两千多公里,如果半途而废,父母会被别人议论。而且既然选择这个行业,就要做到至少让自己满意。”

与“匠铸”相遇,是一场缘分

学成精湛技艺,伯乐却往往难寻。从拉萨学成后,洪丽伟回了大理。这时大理的手工艺市场已经相对不景气了,他甚至开始质疑,自己对传统手工艺的追逐,是否只是一意孤行,直到他遇上了“匠铸”。

洪丽伟与“匠铸”的相遇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是一场缘分”。

图片 | 匠铸少城记忆门店图

2013年,洪丽伟在大理南门旁的一家银器店给手镯雕花,遇上了路过大理的匠铸公司董事长。他至今也不明白,那天陈董怎么就跟他搭上了话,从生活,聊到了传统手工艺。

洪丽伟被“匠铸”吸引,但让他与“匠铸”一拍即合的,是“匠铸”对传统手工艺的重视与推崇。“我就觉得他们是想复兴手工艺,不是纯粹为了盈利,跟一般商家不太一样。”

不久后,他带着对银文化的爱和憧憬,远赴成都,成为匠铸的一名银手工艺匠人。回忆起这个决定,他反复地说:“我觉着,来得很对。”

看好手工艺的传承,期待未来的发展

洪丽伟所说的“对”,一方面是“匠铸”给了他很好的工作环境和待遇,另一方面是他在“匠铸”获得了自我价值的实现。

图片 | 匠铸少城记忆门店内部图

匠铸的门店多开在文化旅游区,而洪丽伟所在的这家店,位于成都宽窄巷子。每天早上到店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,是将产品陈列好,接着,他开始打扫工匠台,再根据店员的反馈,开始构思自己今天想要创作的作品。

下班后,洪丽伟会花上半个小时在网上看一些银饰的款式和时下流行的元素,而剩下的时间,都用来陪伴妻子。

图片 | 手镯草图

图片 | 手镯成品

或许是性格里天然的豪爽,和工作里学会的细致,他常常获得顾客的夸赞或是鼓励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客人赠送的一瓶饮料。“一瓶饮料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,但当时是夏天,她能体贴我的辛苦,专门去买了这瓶饮料,我觉得很暖、很窝心。”

是因为做了这份工作才学会心静,还是天生心静所以做了这份工作,洪丽伟说不清楚其中的逻辑。在他的观念里,做这一行必须心静,否则錾刻的花纹会有细小的瑕疵,或者是线条不流畅,或者是有毛刺。

图片 | 手镯草图

图片 | 手镯成品

“要写实,錾刻出来的花纹要是活的。”这是洪丽伟对自己的要求,而支撑他这种近乎苛刻要求的,就是“匠铸”对手工艺的重视与推崇。

图片 | 洪丽伟

一位热爱传统手工艺的匠人,遇上一个立志复兴弘扬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品牌,就像是命运共同体一样,彼此期待未来的精彩。

立即发帖

热点排行

用户
反馈
返回
顶部